澍雨

努力练字

上海的十八个瞬间


首映礼上,江南坐在很靠前的位置看完了上海堡垒全片,虽然这故事历经十年,早已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电影他也看过了十几遍。可是在电影结尾看到那个女孩孤独地站在路灯下哼着他听不懂的歌时,他突然不可抑制地难过起来。
那只沉默了很久的小怪兽朝他喊着:“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的确不是这样的,他的林澜没有那么美,他的江洋也没有那么英俊,他的二猪似乎应当更清秀一些。
当影院的所有灯重新点亮时,他忽然间明白,这个持续十年的故事对于他已经早就结束了,无论他重修几遍再版几次,无论他拍出怎样的电影,无论谁去演出,这个故事都已经结束。
Something for nothing.那个女孩永远都不会再为他唱一首歌,那个人也永远不可能和他联机打帝国了。


江南站在龙阳路上仔细回想当年自己租住的究竟哪栋楼哪一件房,最终还是没有想清楚。
也不能怪他容易忘,十几年的时光,连楼下的便利店都换了几任老板,他又怎么能记得住自己舍弃了些什么。
置身上海独有的紫色迷雾之中,他无论如何也记不起他所做的一切选择到底出于怎样的原因。他所坚信的正确在梦中的故地被一次次怀疑,直到那支烟化为灰烬烧到了他的手指他才猛然醒来。没什么是不能失去的,过往种种都在这样告诉他。
就像那个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的坏人不会在意他是如何处理皮鞋西装和被子,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几个人会在意他又回到了上海。
他一个人在候机室坐着,恍惚间回到了很多年前,有个少年在候机厅里远远朝着他挥手,笑得像六月明媚的阳光。


换结婚礼服的时候江南忽然想到了猴子,“如果他在的话,是会和他们一样夸我帅,还是嘲笑我装得人模狗样的。”
来之前有人拿嘲讽的语气问江南,“猴子没来给你当伴郎吗?”
这不是废话吗?我怎么会请你专程来嘲笑我,就算我请了你,你也不会来吧。
听说你一个人去了西藏,这倒是让我很惊讶,原来你也会想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只是一个人置身高原之上,会更寂寞吧。早知道是这样,我们应该趁年轻一起自驾去玩的。
是不是我们从来都没有真的知道过对方在想什么?
江南的婚礼是西式的,当站在庄严肃穆的教堂中,被牧师问你愿意吗的时候,江南忽然觉得自己看到了另一个时空。他不知道他看到的究竟是诺诺路明非楚子航还是林澜江洋二猪,又或者是他根本不想再想起的某某。
“我愿意。”


上一次江南站在这里的登机口时想:“如果他们叫我留下来,那我就留下吧。”
然而他们笑嘻嘻地送他去北京,说了很多很多祝福的话,可就是没有他想听的那一句。
朋友当然是很好的朋友,人也都是很好的人。可是总和他想得不一样。生活应当停留在很美好的一刻,可是它的悲剧性在于它没完没了。
三年前他登上飞去上海的飞机时他明白,这一去就再也不能回头了,而现在他也同样清楚这个道理。
“再见啦,上海。”
“我要做我自己的九州去了。”江南笑着对自己说。
今何在在很久之后回忆起这一天,以及过往曾发生过的一切,终于明白江南早有预谋。除非倒转时空回到飞机场,否则,那个人永远都不会回头了。


“我在创作方面是个非常狭隘的人,我在意作品的气质,远远胜过作品架构。当年我写九州,其实只是为了写姬野和吕归尘。”
“世界很大,大家没必要产生什么联系。何况大家……原本就不认识啊。”
江南看着这样的一份声明,很是满意。在无数次与那些男人划清界限后,他终于将自己的故事与那整个世界划分开来。
那些被他暗暗嘲讽的人全部装死,没有一个来接他的话,即使是从前最爱蹦的那一位也不在绞尽脑汁想一些扎心的话嘲讽回来。他很满意。
评论里不断有人表白着南大,或是发着铁甲依然在。偶尔有几个催龙5的龙蛋又和他的九州粉小规模地吵了起来。一切如常,更令他满意的是那些平时总在责骂他的九州粉不见了踪影。
“总算没人再伤春悲秋了。”
正当他准备关上网页继续去改上堡的剧本时,忽然看到了很刺眼的一行字。
“英雄们的故事在哪里不能写,何苦非要写九州呢?”
习惯性地删评拉黑,关上网页。却再没了改剧本的心情。


很多时候江南都在想,明明是我抛弃了他们,明明是我成功了,为什么最后好像是我被抛下了一般。
江南看不上那一群只会插科打诨永远做不好项目的人,他羡慕那些能赚钱会赚钱的人,于是后来他真的成为了那种人。两次荣登作家富豪榜榜首的江先生在整张表中找不到那些人的名字,这是他证明自己成功和正确的方式。
可是,可是。
那些人到今天还能坐在一张桌上大谈他们的远大理想,他却连辣子鸡丁里的一粒花生米都抢不到了。

上海的十八个瞬间


首映礼上,江南坐在很靠前的位置看完了上海堡垒全片,虽然这故事历经十年,早已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电影他也看过了十几遍。可是在电影结尾看到那个女孩孤独地站在路灯下哼着他听不懂的歌时,他突然不可抑制地难过起来。
那只沉默了很久的小怪兽朝他喊着:“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的确不是这样的,他的林澜没有那么美,他的江洋也没有那么英俊,他的二猪似乎应当更清秀一些。
当影院的所有灯重新点亮时,他忽然间明白,这个持续十年的故事对于他已经早就结束了,无论他重修几遍再版几次,无论他拍出怎样的电影,无论谁去演出,这个故事都已经结束。
Something for nothing.那个女孩永远都不会再为他唱一首歌,那个人也永远不可能和他联机打帝国了。


换结婚礼服的时候江南忽然想到了猴子,“如果他在的话,是会和他们一样夸我帅,还是嘲笑我装得人模狗样的。”
来之前有人拿嘲讽的语气问江南,“猴子没来给你当伴郎吗?”
这不是废话吗?我怎么会请你专程来嘲笑我,就算我请了你,你也不会来吧。
听说你一个人去了西藏,这倒是让我很惊讶,原来你也会想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只是一个人置身高原之上,会更寂寞吧。早知道是这样,我们应该趁年轻一起自驾去玩的。
是不是我们从来都没有真的知道过对方在想什么?
江南的婚礼是西式的,当站在庄严肃穆的教堂中,被牧师问你愿意吗的时候,江南忽然觉得自己看到了另一个时空。他不知道他看到的究竟是诺诺路明非楚子航还是林澜江洋二猪,又或者是他根本不想再想起的某某。
“我愿意。”


江南站在等机口的时候想:“如果他们叫我留下来,那我就留下吧。”
然而他们笑嘻嘻地送他去北京,说了很多很多祝福的话,可就是没有他想听的那一句。
朋友当然是很好的朋友,人也都是很好的人。可是总和他想得不一样。生活应当停留在很美好的一刻,可是它的悲剧性在于它没完没了。
三年前他登上飞去上海的飞机时他明白,这一去就再也不能回头了,而现在他也同样清楚这个道理。
再见啦,上海。
我要做我自己的九州去了。


“我在创作方面是个非常狭隘的人,我在意作品的气质,远远胜过作品架构。当年我写九州,其实只是为了写姬野和吕归尘。”
“世界很大,大家没必要产生什么联系。何况大家……原本就不认识啊。”
江南看着这样的一份声明,很是满意。在无数次与那些男人划清界限后,他终于将自己的故事与那整个世界划分开来。
那些被他暗暗嘲讽的人全部装死,没有一个来接他的话,即使是从前最爱蹦的那一位也不在绞尽脑汁想一些扎心的话嘲讽回来。他很满意。
评论里不断有人表白着南大,或是发着铁甲依然在。偶尔有几个催龙5的龙蛋又和他的九州粉小规模地吵了起来。一切如常,更令他满意的是那些平时总在责骂他的九州粉不见了踪影。
“总算没人再伤春悲秋了。”
正当他准备关上网页继续去改上堡的剧本时,忽然看到了很刺眼的一行字。
“英雄们的故事在哪里不能写,何苦非要写九州呢?”
习惯性地删评拉黑,关上网页。却再没了改剧本的心情。


很多时候江南都在想,明明是我抛弃了他们,明明是我成功了,为什么最后好像是我被抛下了一般。
江南看不上那一群只会插科打诨永远做不好项目的人,他羡慕那些能赚钱会赚钱的人,于是后来他真的成为了那种人。两次荣登作家富豪榜榜首的江先生在整张表中找不到那些人的名字,这是他证明自己成功和正确的方式。
可是,可是。
那些人到今天还能坐在一张桌上大谈他们的远大理想,他却连辣子鸡丁里的花生都抢不到了。







贵圈真乱╭(°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