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nEe

喜欢漂亮姐姐/想到什么写什么

是否此魂替我打开窗户

替我扔出一本破旧的诗集

在十月的最后一夜

我从此不再写你

|海子《泪水》 ​

“如果月亮是一名合格的邮递员,那么相信此刻,它已经把我的思念准时地寄给你了。” 

在水果店外 肯定混着有伤痕的苹果

就算是同一串葡萄里 肯定也有一到两颗是坏的

人生也一样

寺山修司 | 流星的笔记 

长饮之后

去远方

人间的种子就这样散开

牛角呜呜的响着

天地狭小,日子紧凑

|海子《河流》

我在朦胧的玻光里做个秋梦

帕斯捷尔纳克 | 梦 



何须多说,秋已说的够斑斓

风吹浪远,你在最远的浪外

误了岁末的空邮,倦了青鸟

/余光中 



冬天

我们钻进一节玫瑰色的车厢

里面有蓝色的座椅

每个温软的角落

都有一个热吻的巢

我们舒适无比

/ 阿尔图尔·兰波

D20

我曾经是个不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

我现在仍然是。我曾经相信爱是至高无上的。

我现在仍然保持这一信念。我并不指望自己会幸福,也不幻想我会找到爱,不管它意味着什么,或者就算找到了爱,这爱会让我幸福。我不把爱看作灵丹妙药。我把爱看作一种自然的力量,像太阳的光一样强烈,是必需的,是不受个人情感影响的,是广阔无边的,是不可思议的,是既温暖又灼人的,是既带来干旱又带来生命的。

爱一旦烧尽,这星球也就死亡了。

/珍妮特·温特森


使你枯萎的时间也会使我枯萎。我们会像熟透的水果一样掉落,一起滚入青草中。亲爱的朋友,让我躺在你的身边,看着云朵,直到泥土将我们覆盖,直到我们死去。

珍妮特·温特森|《写在身体上》 


我们就是梦幻所用的材料,一场睡梦环抱了短促的人生。

莎士比亚 | 暴风雨